文号 索引号 005452479/2016-00011 关键词
主题分类 考古挖掘及保护 体裁分类 其他 服务对象 全社会
叶县文集遗址
文号: 索引号:005452479/2016-00011 发布部门: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发布日期:2016-10-18
发布部门: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发布日期:2016-10-18 视力保护色:

    2006~2008年发掘的叶县文集遗址,是我国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一个文物保护工作项目,是我国第一处经过长时期大规模发掘的宋元时期的乡村集镇类遗址。该遗址位于淮河的二级支流——澧河北岸的一个码头旁边,是宋金对峙期间金朝农村的一处较大型集贸市场。这里出土的大量瓷器、铁器、陶器、铜器等物品,无不展示出当时人们在社会生产与社会生活以及商品流通的方方面面。因此可以说,该遗址是反映当时民间商品贸易往来的最好的实物见证,是宋金时期社会状况的一个缩影。就全国范围内的考古发掘情况来看,它与内蒙古发现的元代集宁路、河南延津沙门发现的金代卫州遗址的性质大体相同。稍有差别的是,那两个遗址分别是行政机构路与州的行政治所所在地,属于城镇类遗址,而文集则是面向农村的乡村集镇类遗址。

    商业街的位置、布局、设施与变迁

    文集遗址中部自西向东横贯一条宽阔的街道,近五米的道路上铺有约2米厚的数十层沙石。这些沙石显然是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因为下雨或其他原因而依次铺垫上去的。这条街道向东通往叶县城方向,向西通往鲁山县、宝丰县城方向,街道中段向南分出一个叉道,直通澧河码头,舟船辗转运输货物可达淮河两岸其他许多地方。可以看出,这个集镇的水路与陆路交通都十分发达与通畅。就其整体布局来看,遗址是以这条街道为中轴,街道两旁依次排列分布着鳞次栉比的住家与商店。商店类房屋基址,由于年代的差异其建筑形式也大不相同,从早到晚大致可分为简易草棚式、单间式、连间排房式、庭院式等四种。从发现的砖、瓦、瓦当等建筑材料来看,这些房屋基址至少有一部分是瓦顶砖墙的高级别建筑设施。十四眼水井是解决店铺等住户用水的重要来源,计有土壁式与砖壁式两种,其深度一般在6~8米。在街道两旁的一些房屋基址内地灶很多,其中有两个形制很大的灶坑位于同一间房内,南北相邻而建,很显然远非某一家族所有,而应是商品街的对外营业的某一家饭店所用。

    这条商品街在唐代以前还是一块有好几道排水沟的农田,唐代始有二条小路与大面积的硬土面,可能已初步形成了小村落。大约在北宋时期这里形成了青灰色垫土层。首先在上面生活的人们是一些商贩,他们大都是用木桩栽在地上,上面搭起帐篷居住或暂住,然后在那里做买卖。到了金代以后,这个商品街逐渐变得繁华起来。

    商业街丰富的遗迹与遗物

    文集遗址发掘面积计有11650平方米。共发现各类遗迹1470多个,计有大型建筑基址、房基、灰坑、窖藏坑、灰沟、道路、地灶、火池、砖池、水井、地道、墓葬等。其中较为重要的遗迹,应是5座保存较好的较大型房基、4个存留瓷器数量较多的窖藏坑、1个埋藏有一大缸铜钱币的窖藏坑等。这个遗址在年代上纵跨唐、五代、北宋、金、元、明等六个历史时期,尤以金代至元代的文化遗存最为丰富。

    据不完全统计,在出土遗物中完整或较完整的器物计有2300余件。以其质地的不同,可分为陶、瓷、三彩、铁、铜、银、玉、石、骨等九大类。其中瓷器数量最多,大都是生活用器皿。以釉色的不同,可分为白、黑、青、钧、酱色五种,其中白瓷占绝大多数,黑瓷、酱色瓷次之,青瓷与钧瓷数量较少。据不完全统计,瓷器的器型计有碗、盘、钵、盏、盂、瓶、灯、执壶、尊、盆、缸等器皿类物,此外还有瓷俑、绞胎球、玩具等。就其装饰技法来看,计有模印、刻划、绘花三种,装饰花纹的种类计有三彩、白地黑花、红绿彩、青花等四种。比较典型的瓷器品种有白釉瓜棱盂、葵口碗、菊瓣纹碗、斗笠碗、黑釉凸黄线执壶、三彩枕与灯、白地黑花碗与盆等。

陶器除砖、瓦、瓦当等建筑材料之外,还有缸、盆、罐、砚台、龟、砖、瓦、吻兽等;白陶器有围棋子、骰子、弹丸等;三彩器有枕、炉、灯、盒等;铁器有犁铧、云锄、罐、灯、剪刀、权、水壶、炉架等;铜器有镜、钱币、人俑、匕匙等;石器有雄狮、磨盘、柱础、砚台等。此外,还有牙笄、鹿角,玉佩等。

    在几个金代的大灰坑里,有不少白瓷碗的圈足内墨书有姓氏或人名,如“李”、“张”、“杨”、“朱”、“郝”、“梵”、“马三”等,其内容各不相同,推测可能是瓷碗使用者的姓或名。其中在一件碗内底部发现有“都务”、“都”等字样的墨书题款。在这里生活的这批人可能与某一大型集体活动密切相关,值得深入研究。

    商家店铺与居民的器物储备库——窖藏坑

    发掘区内所发现的三十多个窖藏坑,是文集遗址的一大特色。作为当时商店的一种储备仓库类建筑设施,它一般都位于房基的范围之内或其附近。这些窖藏坑大都是口小而底大、较为规整,多数是圆形或椭圆形坑,少数是长方形坑,绝大多数的坑内底部再挖一个小坑,或在小坑内或在大坑内放置一个或多个瓷缸。考古学上称之为“子母坑”。这种地窖式储藏室相当于现在的冰箱,在天气较热或较冷的时候,具有保持恒温效果与食物短期保鲜功能。尤其是小坑中冷藏食品的作用更为明显,譬如在H1104窖藏坑内的一个小坑中放置有一件小瓷罐,罐内放置有肉食类食品,上面覆盖着一个口部朝下的青瓷碗。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窖藏坑中仅存留有器物者就有十多坑,尤其是个别坑内出土的瓷器、铁器、陶器更多。这些器物大都被放置在大坑的底部,有的被放在坑底另挖的子坑内,有的被放置在粗瓷缸内。也有一些窖藏坑内放置有数量不等的铜钱币,例如在一个坑内埋有一个大瓷缸,缸内盛装有满鼓鼓一大缸铜钱,估计有800多公斤,铜钱上面放置有两三件铁制用具,其上用一个很大的陶盆口朝下覆盖着。另有一些窖藏坑内仅剩下几只或一只粗瓷缸,显然原来存放于缸内及其周围的器物,在最后一次被取出使用后再没有被放回原处。

    这些窖藏坑为什么会留下如此多的完整器物呢?推测应当出于同一种原因,也就是说可能源于一次或数次战争。因为在南宋与金南北对峙期间,双边战争频仍,河南南部位于金朝的边境,当南宋军队打过来时,在金朝统治下的这些商家店铺的主人因躲避战乱,必然要被迫逃离家园,匆忙间将这些器物埋藏在地窖内,期待来日回归故里后取出来再继续使用。然而,这些逃难的人们往往在背井离乡之后,由于种种原因再也没有能够回来而埋骨他乡,致使这些器物保留了下来而无人知晓。因此,河南南部地区出土了一批瓷器窖藏坑,如长葛石固、鄢陵县城关镇、郾城县小赵村等。

窖藏坑H1104出土瓷器数量较多,大多是没有使用过的商品。而窖藏坑H417所出7件钧瓷器则不然,它们出自一个灰坑的中上部,出土时每一件瓷碗、盘的上面都沾有较多的土锈,并且有两块板瓦竖立于它们的左右两侧,上面再覆盖一块板瓦。推测这应是专门为保护瓷器不被以后的填土砸破而采取的临时措施。显然,这些餐具是没有来得及清洗而被放入灰坑内的,可见其有主人在逃难时的仓促与匆忙。

    这些窖藏坑的年代大致属于两个时期,其一为金代中晚期之际,这是一批基本同时的器物窖藏坑,以H444与H417及H687较为重要;其二是金代末期或元代初期,只有少数几个窖藏坑,以H1104最为重要。这此瓷器窖藏坑最主要的一个特征是,钧瓷数量最大,青瓷次之,白瓷与黑瓷最少。值得注意的是,在遗址出土瓷片中是以白瓷与黑瓷为最多,而钧瓷与青瓷则最少。这表明当时钧瓷与青瓷是比较珍贵的,大概是较富裕的人们才能使用的物品,而一般老百姓大多用的仍然是价格较为低廉的白瓷与黑瓷器。大概当战乱来临之际,他们大都选择在他们看来比较珍贵的商品埋藏起来,这就是黑、白瓷器较少出现在窖藏坑的原因。

    商品流通领域的重要机构——钱庄(银行)

    既然是民间商品贸易的集镇类遗址,而作为一般等价物的铜钱币自然是商品流通领域最为直接的反映。由于当时是宋、金南北对峙时期,从多方面来看,南、北方商品流通显然受到了政治因素的影响,民间贸易的的渠道似乎并不十分通畅,商品流通大概更多地局限于北方。因为在本遗址中很少见到当时南方窑口生产的瓷器,而这与南宋王朝十分发达的瓷器业是不相称的。

在遗址中发现一个较大的金代铜钱币窖藏坑,这个地点显然应是这条商业街上一家规模较大的银行,也就是钱庄所在地。铜钱被放置在一个大瓷缸内,缸的上面扣着一只陶盆。据粗略估计,铜钱币的总重量约有800多公斤。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距离地表较浅的土坑,其中存有大约100多公斤的铜钱币,应是其主人在逃难时临时埋藏的。它与前文所述的一个窖藏坑内和农具、工具、生活用品一同出土的少量铜钱,应当都是既经商又务农的家庭的储备存款。

    在这个商业街钱庄的铜钱币窖藏坑内,有98%以上是北宋的钱币,南宋王朝与金朝的钱币数量都非常少。据不完全统计,已发现有“宋元通宝”、“太平通宝”、“景德元宝”、“熙宁元宝”、“崇宁通宝”、“大观通宝”等33种,囊括除“康定元宝”、“建国通宝”、“重和通宝”、“靖康通宝”之外的所有北宋铜钱币。辽代只有“寿昌元宝”1种,南宋时期的钱币计有“建炎通宝”、“绍兴元宝”、“乾道元宝”、“淳熙元宝”等4种,金代亦只有“正隆元宝”1种。窖藏坑出土的这些纪年铜钱币与一批保存基本完好的瓷器等,为本遗址的断代研究提供了可靠的宝贵资料。

    种类繁多的日常生活用品

    遗址中出土的器物,其用途涉及人们日常生活与工作的各个方面,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一应俱全。除吃饭、喝水、喝茶用的瓷器类餐具与三彩器之外,大致有以下一些种类的器物,其中有加工粮食用的石磨,烧开水用的铁水壶,置铁锅与水壶用的三足铁炉架,取暖用的炭炉,煮饭用的铁釜,烙面饼用的铁鏊子,捣碎粮食用的杵、臼,吃饭时用以舀取食物的银匕、铜匕砸物锻铁用的铁锤,铰铁用的铁钳,裁衣断绳用的铁剪,悬挂物品用的铁钩,切碎物品用的铁刀,照面梳妆用的铜镜、切药用的小铡刀、称重用的铁权、船上用的铁锚等等。

    该遗址出土了十多个陶制储钱罐,它的形制自唐代至元代一直没有发生变化。它的形状就像是汉代墓葬中的陶仓,呈上粗下细的圆柱体,顶部为隆起为弧面形,底部是一个封闭的小平底。在陶罐表面设置有两个形状不同的透孔,其中的一个位于罐的顶部中心,是一条很细而且很短的缝隙,其大小恰好与一枚圜形方孔铜钱币的直径与厚度相当,这是专门用来投放钱币的入口,另一个孔大体呈圆形,位于罐的腹部,用以察看所存钱币的大致数量。因为这两个孔都很小,铜钱一旦投进去,就再不会掉出来,只许进不许出,只能存不能取。如果想取出使用,就必须将该器物打碎破坏,或在其底部打穿一个较大的洞孔。这种陶罐是一次性产品,不能重复使用。由此不难看出,它是人们为限制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尽可能少花钱,以期养成一种勤俭节约过日子的良好生活习惯,而特以设计出来的一种器物。这种独具匠心的设计理念所体现出的良苦用心,的确值得眼下那些不知节约为何物的年轻人深思与借鉴。

    古代雕塑艺术形象——人物、动物、器物

    遗址中发现有一些陶或瓷质的人物俑和动物俑,造型逼真,栩栩如生。这种用以观赏的工艺品,是古代雕塑艺术被用于反映人们日常生活的一种表现形式。在人形陶瓷俑中以女俑居多,形态各异,有的作站立形;有的则坐在高椅上;有的骑在毛驴身上;有的手执一面镜子。尤其是瓷俑身着衣服装饰有十分鲜亮的红彩、绿彩与黑彩,衬以白瓷的地色,显得格外引人注目。由于马性情较为暴烈,大概唯有男人能够驯服它,故自唐代以来多见男人骑马的情形。相对而言,驴比较温顺听话,遗址中多出现女人骑驴的瓷器造型。在古代的戏曲当中,女人骑着毛驴回娘家的艺术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这大概因为女人的脚被裹得很小,不能长时间走路,故而回娘家时需要骑着毛驴。该遗址所出白地黑花女俑或童子俑,亦见于鹤壁集窑与禹州钧台窑所出,或许它们的原产地就在那里。

较大数量的瓷质微型器物与动物形玩具的出土,是该遗址的另一特色。其中动物形瓷俑诸如猴、马、鸡、鸭、鹅等,惟妙惟肖,特别可爱,微型器物诸如罐、瓶、篓筐、壶等容器仿真效果很强,只不过是小型化而已,因而也显得十分有趣。推测这些大概都是为小孩子们专门烧制的小型玩具。陶俑大多用红陶制成,其中1件呈一童子裸体而卧之形,显然是仿自娃娃卧睡姿态的瓷枕,乍看起来令人又怜又爱。另有1件红陶海龟,其形象非常逼真,妙不可言。

    民间集镇——商品销售的重要渠道

    在考古学上有一个惯例,即隋唐以后的遗址,只要不是都城者往往不进行较大规模的发掘,过去所发掘者大都是瓷窑遗址,是商品的生产领域。叶县文集遗址是我国第一个进行大规模发掘的民间商业街遗址,它所反映的是商品销售领域的状况。

    在这个废弃的商业街上,遗留下最多的生活垃圾除了砖瓦就是瓷器残片。据初步研究发现,它们分别来自河南的诸多瓷器窑口。据不完全统计,主要有磁州窑系的临汝窑、内乡邓州窑、禹州钧台窑、下白峪窑、郏县黄道窑、鲁山段店窑、汝州张公巷窑、巩义黄冶窑、福建建窑等。除此之外,河北定窑以薄胎、白釉、模印花纹为主要特征的瓷器残片也偶有发现,但数量极少。更为重要的是,这里还发现了几块烧制非常讲究可能是仿官窑的满釉支烧的瓷器残片。

    在本遗址唐代地层里,除陶碗之外尚有巩义黄冶窑的唐三彩钵与鲁山段店窑的花瓷;在北宋地层里则出现了一些黄釉瓷器与以仿陕西耀州窑系产品为主的所谓“临汝窑”青瓷器;金代前期,白瓷与黑瓷器占绝大多数,临汝窑青瓷器及其残片也时有发现;金代后期出现了钧瓷器窖藏坑与少量的钧瓷片,以及白地黑花瓷器、红绿彩白瓷器等;元代的白地黑花瓷器更多,有的还有题诗或题字等装饰;明代出现了青花瓷器。

    北宋时期,黑釉瓷器即所谓“天目瓷”备受推崇,使用黑瓷逐渐成为一种时尚。本遗址出土的具有“兔毫”、“油滴垂流”特征的福建建窑黑釉盏、碗,与河北磁州窑系的五朵铁锈花的黑釉瓷盏,大都可能是分别来自南、北方瓷窑口的产品。

    据文集遗址的发掘资料可知,钧瓷器可能是金代出现的一种新的瓷器品种。它虽然是从青瓷器中发展演变而生成的衍生产品,但其釉色较青瓷釉更为明亮,尤其是窑变中略带紫红色斑纹的钧瓷器更加艳丽媚人,赏心悦目。它的烧制成功是对我国传统制瓷工艺的一大贡献。虽然在窖藏坑内出土的钧窑瓷器数量较多,但在整个遗址出土瓷片中却并不多见。这表明当时的民间很少使用钧瓷器,它们可能更多的只是一些达官贵族与富人的时尚用品。

    文集集镇遗址的性质、价值与意义

    从遗址出土的瓦当与大型吻兽类房屋构件、大量的没有使用痕迹的民用瓷器与少量较为高档的瓷器,和较为集中的大型地灶与火池,相对集中的铜钱币与瓷器窖藏坑,以及较多的围棋子、骰子等和娱乐活动相关的玩具来看,这里显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村落遗址。

    1.文集遗址应是一处自唐代延续至明代的,在金代发展为较大规模的民间商品流通、交易场所——集镇一类的遗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北方农村商品经济的发展状况。

    2.遗址中较为清晰而明确的地层关系和丰富的遗迹、遗物,为研究这一地区唐代至明代的历史文化面貌提供了可靠的实物资料。

    3.一大批珍贵的金代窖藏坑瓷器的出土,不仅丰富了我国的文物宝库,亦必将增进我们对中原地区金代瓷器的认识和了解,尤其是为研究金代民间的经济贸易往来、文化交流、社会生活诸方面的发展状况提供一批珍贵资料。

    4.在铜钱币窖藏坑内发现的南宋钱币,充分反映了当时南宋王朝与金朝在政治上相互对峙,在经济文化方面相互交流的社会关系史。

    由于该遗址的学术价值较大,所以被列为2007年中国重要考古发现之一,2008年河南省五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附件下载: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纠错
河南省平顶山市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ICP证号:豫ICP备05017763号-1
豫公网安备 41040002000001号 请使用IE11或更高浏览器浏览 访问量:4753782次